飞盘教练不够用了:最快培训两天“练成”专职月薪可达万元

8月6日,中国首届飞盘联赛在西开帷幕,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是主办方之一;就在前日(27日),首届北京飞盘公开赛举行,北京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是其中的主办方。

飞盘彻底火了,连带着俱乐部、爱好者呈几何级数增长,各级赛事纷至沓来,飞盘教练似乎不够用了。

李业勤是广西桂林飞盘联盟负责人。他曾做过调研发现,当地飞盘俱乐部有近10家,爱好者人数近5000人,但持有专业证书的教练不到10人。“有的是老玩家来当教练,都是兼职,还有的根本没有教练。”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国内最早的飞盘教练培训认证是在2014年,超过九成教练是高校体育教师。2020年,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推动了33期初级飞盘教练员线上培训。

除此以外,各地飞盘协会、体育类院校和飞盘俱乐部也会举办飞盘教练培训。“多数人是喜欢这项运动顺带挣个兼职费,要说专门去考个证书,似乎不太必要。”李业勤直言。

“听说飞盘门槛低,但是参与后发现,要想有参与感,还要做到准确传接,对跑速也有要求。”24岁的林蕾(化名)刚刚加入爱好者阵营,还没有感受到这项运动的乐趣。

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起初以为自己玩飞盘“肯定没有问题”:常去健身房和游泳馆,自认体力和身体协调能力不错。但真正参与后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飞盘玩的是团队协作。教练的职能之一,是提高每个选手的参与感。”有半年飞盘教练经验的何立(化名)解释这种“孤独感”。

当下最火的飞盘运动是极限飞盘,号称“零基础小白也能玩”。但要“飞”出乐趣,跑速和传接能力是道门槛——队员倾向于传给接得准、跑得快的队员,以此提高胜率,运动表现较弱的队员自然受到冷落、缺乏参与感。

何立说,为保证队员有参与感,教练要在赛前摸清队员的运动水平,尽量让两支对抗队伍水平相当;运动过程中,个别队员好胜心太强不愿意传飞盘给运动能力较弱的队员,教练要及时引导、调整队员,或者自己上场。

何立所在的飞盘俱乐部提供新手场、教学场、竞技场三种类型的飞盘活动,根据不同的人群定位调整热身、技能教学、比赛的时间比,如新手场会侧重规则和技能教学和热身跟练,竞技场则主要用于比赛。

“如果基础教学安排上,大家掌握了基本的技巧和规则,又有教练全程跟进赛事、协调选手,他们爱上这项运动、留下来的几率会更大。”何立说。

飞盘运动的规则特性是无接触、无碰撞,虽然极大降低碰撞产生的损伤,但运动过程中的急转、急停、快跑、跳跃可能产生的非对抗性损伤依然不可小觑,甚至成为运动受伤的主因。

据媒体报道,飞盘教练是按课时收费,一节课120分钟,每节课报酬在300-500元之间。按照一周五节课来计算,一周能赚2500元,月收入能达1万元。 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飞盘教练的月薪可达1-2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搜索关键字“飞盘教练”,首当其冲的是一培训机构广告,广告语直接标明:“90%的教练月薪1万+。”

李业勤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桂林为例,客单价约是20~30元,刨去成本后盈利十分有限,教练的收入自然也不高,一场教学收费在120~180元之间。“不管是对俱乐部还是飞盘教练来说,挣的都是辛苦钱。”

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发现,近几个月以来,足球教练、滑板教练、健身教练等陆续变成飞盘教练,甚至还有在校的体育专业学生。

曾有媒体报道,上海作为国内飞盘运动火热的城市之一,拥有的全职飞盘教练也不超过10人。而这一数字在全国范围内不超过50人。

李业勤也是兼职。他的主业是高校教师,也是桂林最早玩飞盘的一批,除了桂林飞盘联盟负责人的身份,他还是当地两家飞盘俱乐部创始人和持有专业资质的飞盘教练。

他发现,有专业资质和硬实力的教练,不仅可以促进俱乐部的拉新、留存,还可以提高大家对飞盘运动的热爱。

“老玩家会玩,不一定会教。有的玩家玩得好,但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飞盘教练培训,教学过程比较主观、质量没有保证,还有的直接不设教练,这种情况下影响的可能就是参与者的飞盘体验。”

2021年之前,当飞盘还是小众运动时,持证的飞盘教练几乎无人问津。进入2022年后,多个城市和机构举办飞盘教练培训。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些培训信息发现,目前国内提供飞盘教练的培训的,包括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各城市飞盘协会、体育类院校和飞盘俱乐部等。

其中,由体育总局和飞盘协会培训的飞盘教练最受业内认可,这些培训收费区间在2000~3000元,培训周期一般是两天左右,慢的则是一到两周。

但在市场需求激增、培训成本不高的情况下,飞盘教练从业和培训并没有预期中的热闹。

李业勤以其经营的飞盘俱乐部举例,教练多是由俱乐部里面的核心玩家担任,喜欢飞盘运动顺带挣个兼职费。

要考取证书成为飞盘教练,并没有成为他们追求的目标。现实中,未有相关管理规范、教练有证没证都能上场教学,导致考证热情不足。“也有可能是这里的教练价格不高,其他城市还是有人专门转行当飞盘教练的,不过数目不多。”

以桂林为例,一场运动参与人数通常是15人,按单价30元计算,一场收入450元,扣除200元场地费、180元教练费后,盈利70元。

然而,飞盘俱乐部的盈利空间还有可能被压缩。有业内人士透露,多个城市的飞盘场租陆续上涨,涨幅范围在15%~20%。

此外,市面上小型社群俱乐部由于没有固定的运动场地、教练不专业,玩家不固定,缺少相应规模,扣除包场成本、教练薪资等盈利微弱,发展道路走得并不长远,有的俱乐部不断拓宽盈利模式,如选择设计周边产品等。

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2021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参与飞盘运动的人数超过50万,三年平均增长率超过25%。另据艾媒咨询数据,42.75%的消费者每周参与两次飞盘运动,27.01%的消费者每周参与一次飞盘运动。

微信公众号“盘盘圈”曾统计,全国共有飞盘俱乐部或社群206个(截至5月3日)。另据公开数据,截至6月30日,与飞盘相关存续企业总量超过320家,相较于2018年的295家,5年存续总量增长率不过8%。

有学者在论文中提出,飞盘运动专业人才稀缺,目前还没有成套的教学和训练体系,对团队飞盘教学与训练研究甚少,人才梯队暂未形成。此外,飞盘运动和传统体育项目相比,整体管理体系没有搭建。

李业勤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认为,从产业化角度来说,飞盘俱乐部并不是好走的路,“成员基本是成年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系统训练。学生群体有这个时间,但飞盘运动在校园还未形成影响力,暂时还无法与篮球、足球、舞蹈等传统运动项目相提并论”。

如今,飞盘运动陆续进入校园。今年4月,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22年版)》,极限飞盘作为新兴体育项目被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

此外,越来越多的机构和公司开展飞盘教练员的培训业务。如:国际健康与体育运动联合会(IHEA)和中国体育人才协会(CSTA)联合推出了《飞盘高级教练》认证课程,北京体育大学下属企业北体运动推出了“飞盘运动教练员初级培训班”等。

可预见的是,飞盘运动的管理体系雏形逐步形成——有专业资质的飞盘教练越来越多;在相关赛事的带动下,参与人数增加,覆盖人群越多,飞盘影响力将不断接近球类和舞蹈等,市场或将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飞盘产业核心市场规模为75.9亿元,带动产业市场规模为867.7亿元。预计未来六年,中国飞盘核心产业规模和带动产业规模将持续增长且增长速度加快,2027年将达到六千亿规模。

李业勤对飞盘运动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很有信心。“从某种程度来说,飞盘俱乐部的生命周期取决于成立初衷,成得快、倒得快,是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俱乐部的初衷就是在红利期挣笔快钱。”在他看来,许多俱乐部正在消失是疯狂扩张的必然结果,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是更规范和专业的俱乐部。

这也是他对俱乐部的期望——提供适合大多数初级爱好者的飞盘运动,用好教练和好服务留住用户,同时培养更专业化的飞盘队伍,提高当地飞盘运动的专业力量。

“几个月前,我们组织了20个来自各行各业的爱好者,经过数月集训,将在下半年前往南宁参加中国首届飞盘联赛南宁分站赛区比赛。”他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