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事——踢毽子也是一种文化(图)

从平安大街到后海方向,路北有个小广场,经常可以看到踢毽子的。其中有些人显然是高手,小小的毽子上下翻飞,如有灵性,还有两个一起、三个一起或者五六个人围成一圈踢的,看他们踢毽其乐无穷,旁观的路人也忍不住跃跃欲试,几块钱的毽子卖得特快。如今踢毽子已成为集娱乐与运动于一体的休闲项目,深受年轻人喜爱,有的甚至在办公室里也照踢不误。

踢毽子是颇具民族特色的民间体育活动之一。在北京,踢毽子还有个富有诗意的名字——翔翎。

有关踢毽的记载,最早见于元代周密的《武林旧事》的《小经纪》。明代《帝京景物略》一书中有这样一首歌谣:“杨柳儿活、抽陀螺,杨柳青、放空钟(抖空竹),杨柳死、踢毽子……”从这首儿童歌谣可以得知在明代踢毽已是相当普遍的一项活动啦。

毽子的发音同“见子”,因为与传统观念中的“多子多福”的祝词相谐音而受到群众喜爱。徐珂在《清稗类钞》中说:“俗送婿家催生礼盒,缀以毽子,云‘见子’也。”时至今日,有些地方还有这种习俗:妇女怀孕后,娘家得知即往婿家送贺礼,谓之“送喜”,其中就有毽子。

在民间,许多人把踢毽子作为一种技艺,作为一种集体活动来举行。在庙会上,在街巷的空场上,多人围成一圈,相互对踢,或各自表演拿手的招式,以娱身心。以踢毽为艺为业的人被称为“翔翎艺人”。为招徕观众,展现绝活而常做出许多优美的姿态。讲究用染成红色、绿色等多种颜色的翎毛扎毽,以取其美。毛翼多略长,蓬松柔软又绚丽斑斓。在踢毽时,运用踢、顶、弹、拐、蹬、跃等许多动作上的技巧来表现外帘、耸膝、拖枪、凸肚、佛顶珠等名目繁多的美感姿态。

在庙会和街巷上的表演是分文不取的,既供人欣赏又自己娱乐。当年《北京新报》的杨曼青也是一位踢毽高手。他不但自己踢,还在《北京新报》、《群强报》上发表文章,介绍踢毽的好处“又经济又受益”,还为踢毽中的一些动作和身段起了许多非常好听的名字:雾里看花、凤凰展翅、苏秦背剑、倒踢紫金冠、镫里藏身……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位于什刹海前海西河沿的会贤堂是个有名的大饭庄子。在会贤堂的南楼空场上,有一个以踢毽卖艺为主、耍叉为辅的玩意儿场子。

撂地的就是当时北京有名的踢毽高手谭俊川(其时已年在五旬上下),人称“毽儿谭”。与其他卖艺人不同的是,他有文化,因家道中落而撂地卖艺为生。他从13岁起踢毽,每天坚持练功达几十年,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他能一口气连踢6000下而使毽子不落地,并在这过程中接连不断地穿插20多套花样动作。功底扎实,技艺娴熟,名声很大。

“毽儿谭”撂地不多说话,全凭功夫,玩实在的。毽子在空中落下时,他用手指脑门,即用脑门接,用手指鼻子就用鼻子接……他的绝活儿是“倒钩雕翎”,猛地一脚将毽子踢向空中,旋即翻身向后倒立。刹那间以脚掌接住毽子,喝彩声四起未绝之时,又见其轻轻地一翻脚腕儿,但见那毽子再次飞向空中……看玩意儿的人和会贤堂上吃饭、赏景的人在喝彩声中将钱币纷纷抛进他的场子。

谭俊川不愧是个有文化的“练家子”,他把自己的踢毽技艺编写成了《翔翎指南》,是光绪二十八年刊印发行的。这是我国第一部也是惟一的一部“毽谱”。只是由于印数不多,又时间久远,目前已是很难一见的文史资料啦?选

毽子,作为民间玩具旧时是在玩具摊子上出售的,当然也有不少人自己做。无须花费多少。取制钱或铁片(穿孔)二枚、鸡毛或鹅翎几根,用布条系在一起,一个毽子就做成了;不愿动手制作可以去买现成的,现在超市、菜市场、小摊儿上都有卖的,普通毛毽很便宜,几块钱一只,红红绿绿,也很像样。就是最考究的雕翎毛毽,也就是十几元一只,物美价廉,令人满意。

早年间北京地区著名的制作毽子的艺人是“翎子常”。他的祖上原以为清代官员制作帽缨为业,民国以后从事了制毽的行当,皆九城闻名。近几年在庙会上,又得见“翎子常”的传人重操旧业,制作各种毽子投放市场,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踢毽有许多好处,虽非剧烈运动,但踢起来却要全身活动,外人看来近似一种舞蹈。踢毽需全身配合,转身移步,前仰后合,起跳骗腿,里盘外拐。又非常节约地盘,无论三人一群或个人独练,有拳打卧牛之地就成。从街头巷尾、公园隙地来看,成年人踢毽倒是年年增多起来,这与提倡全民健身、老百姓自觉增强身体素质都有关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