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菜难”如何缓解?——五方面看上海抗疫“保供”

做好2500万市民生活物资保障工作,是上海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的基础和关键。近日,一些市民反映“买菜难”引发广泛关注。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展开了调查。

深夜,距离上海数百公里的浙江台州和杭州余杭,叮咚买菜的两个城市分选中心内灯火通明,这里工作人员正马不停蹄地作业,为上海的封控社区紧急准备保供物资包,土豆、番茄、胡萝卜、玉米、苹果、谷粮蛋等各类食材即将发往上海。

叮咚买菜杭州余杭城市分选中心内,一批批蔬果等物资正等着运往上海。受访对象供图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保供企业反映,由于各地防疫政策影响,外地的卡车和菜贩没法向上海及时供应蔬菜,一些蔬菜直供基地无法运输,给上海保供应的“源头”带来压力。

“当前,上海抗疫攻坚战到了最紧要的时刻。”上海市副市长、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生活物资保障专班负责人陈通表示,在各保供机构共同努力下,目前上海市米面粮油肉的储存储备比较充足。同时,上海也已经锁定备足市外蔬菜、猪肉等货源,随时可以调运到上海。

上海市商务委主任顾军说,上海密切关注主产区生产情况,加强与山东、云南、浙江、安徽、四川等蔬菜、猪肉主产区的联系,锁定当地货源。“国家部委已经建立了部级协调机制,畅通跨省运输,我们继续推进跨省物流无接触过货机制,目前已有江苏昆山、浙江平湖和市内的西郊国际三个生活物资中转站投入运行。”

更多的市场主体还在陆续加入。“京东将为上海提供超过1600万件米面粮油等民生商品。”京东集团副总裁王文博介绍,通过紧急全国调拨,目前首批重点保供物资以“专人专车”“全程闭环通行”的方式运抵上海,其中包括超8万件母婴物资和超10万件药品及防疫物资。

受疫情冲击,上海一些电商平台的配送运力出现缺口。为了抢菜,有市民一天定三五个闹铃。

家住长宁区的何慧晒出了街道免费发放的“大礼包”。她说,这段时间居家办公以来,每天半夜和早上都会定闹铃抢菜。“我们街道已经是第二次发菜了,不过随着封控时间变长,抢菜、囤菜的焦虑感不减。”

陈通坦言,因为疫情防控,在很多商超、菜场还无法正常营业的背景下,电商平台末端配送能力也明显下降,导致“最后一公里”“最后一百米”矛盾突出。

“市民反映较多的抢菜难、送不到,主要还是末端配送承受着较大的压力。”顾军说,有些小区已经封控一个月了,居民生活物资需求从主副食品拓展到了日用品、防疫物资、基本药品。

现在,缓解App“买菜难”的“帮手”已经在路上。记者了解到,饿了么、盒马、美团等多家保供企业,从北京、武汉、广州、安徽等多地抽调集结数千名工作人员前来上海支援。

“我想为上海出一份力。”9日,从浙江黄岩的大润发前来上海支援的岑锋刚下火车,就来到大润发中原店,投入到保供工作中。根据企业的计划,这座门店现在“变身”成了生鲜仓,不少从外地过来的货物都将从这里转运到其他门店内。

永辉超市也表示,永辉将抽调福建、安徽等地保供人员驰援上海抗疫保供。过去一周,永辉已有50名骨干到了上海,预计未来一周将再抽调600人援沪。

王文博介绍,在上海地区,京东陆续调配了2000多名包括快递小哥在内的一线抗疫保供人员,为运营保障和物资派送提供服务,“后续还有望投入更多人力。”

想提升保供效率,需要有更有效的配送方式。在新一轮封控期间,集采集配、团餐团购等方式正在成为保障居民家中“菜篮子”的有生力量。

“当前,生活物资保供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如何送到每家每户。”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刘敏介绍,上海正在与超市卖场、电商平台等对接,将生活物资通过集配集送等方式送到社区群众手中,用有限的运力覆盖尽可能多消费者的基本物资需求。

上海不少商超企业已经开始行动起来。4月3日开始,家乐福推出社区小程序集单和微信社群集单两种方式。家乐福金桥店店长熊雪兵说,这一模式不仅便于企业组织货源,还能最大程度利用运力。

记者采访发现,相比“点对点”的传统点单配送模式,集采集配可以“一口气”满足整个社区居民的基本生活需求,配送效率更高,也更加适合上海目前缺少骑手的现状。

不过,这一模式同样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比如,一些“迷你小区”、酒店式公寓等无法满足集采集配的最低起订量,需要安排托底企业“对口”满足居民需求。

封控情况下,从小区门口到居民家中的物资配送“最后一百米”成为难点。目前在上海封控小区内,居民“足不出户”,往往需要志愿者提供服务。

家住闵行区的李晓俊是一个老龄化程度较高的社区里少有的年轻人。封控启动后,李晓俊主动申请成为志愿者,参与组织核酸采样、分发物资的工作。同时,还用线下征集订单的方式让不会使用互联网的老年人也能买上菜。“通过志愿者轮班加上社工,能解决社区一小半的买菜需求。”他说。

“已经几天没合眼了。”圆通速递上海福泉网点负责人蔡小兵的声音有点沙哑。从4月4日开始,他就带领网点快递小哥投入到附近社区的志愿服务工作中,不到一周时间,他们的服务范围就从附近小区延伸至附近10公里的居民。

4月9日,圆通速递上海福泉网点负责人蔡小兵在长宁区新泾七村小区卸货。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 摄

与此同时,美团、京东等平台都紧急调配了不少“无人车”,缓解当下上海社区“最后一百米”的配送难问题。

美团买菜康桥路站站长杜海涛介绍,可载重超150公斤的新一代自动配送车会自主行驶至社区内用户单元楼下,由驻守在楼下的志愿者从车内取出。“每完成一次配送后,我们都会及时对车内外进行全面消毒,减少隐患。这一模式比原本人力配送大约可以节省一半的配送时间。”

“一个也不能少。”打好保供应之战,上海不仅需要高效化解共性问题堵点,也要尽全力保障老人、慢性病患者、婴儿、残疾人等特殊人群的生活物资需求。

家住闵行区世博家园的段女士说,父亲术后需要服用提高免疫力的药物,但疫情期间很多医院和药房都暂停了服务。“后来找到上药云健康的益药药房,确认可以送处方药上门,一下子心定了很多。”她说。

饿了么资深副总裁肖水贤介绍,针对居民攀升的买药需求,饿了么对接1000多家药房,3月28日新一轮封控以来,已送出药品订单近100万单。

陈通说,上海建立应急特需保供机制,深入摸排属地老人、婴儿、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做到底数清晰;在电商网络企业平台搭建应急特需专用通道,保障特殊人群生活物资需求。

“其中,婴儿奶粉等已经被列为重点保供事项,对这类产品的调拨、运输、配送等予以重点保障,各大电商平台和商超将优先接单和配送。”陈通说。

4月6日,永辉生活App上线了“疫情特需”功能,上线个特殊订单,目前订单呈快速增长趋势。达达快送上海地区相关负责人苏咸羊介绍,目前达达快送为社区奶粉配送项目安排了30辆配送车辆,预计每天能把奶粉配送到500个家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