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教育厅:小学三年级以上要建班级足球队

辽宁省教育厅:对非足球特色小学不会有强制性组队要求校园不会只搞足球运动,而是形成氛围,吸引学生参与体育锻炼

“全省小学三年级以上,建立班级足球队,三、四年级开展5人制比赛,五、六年级开展8人制校内足球比赛。”6月30日,辽宁省体育局和教育厅联合发布的《2015年辽宁省小学校园足球联赛竞赛办法》做出如上规定。

这条消息,迅速被冠上“辽宁规定小学三年级以上要建班级足球队”的标题,在网上广泛传播,一时引得舆论哗然。辽宁省“一刀切”地要求建班级队、打比赛,不考虑学生兴趣,背离足球发展规律,是否是一种“政绩工程”。这样的足球,是否将难逃“应试足球”的宿命?

在中国足球圈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不管哪支球队在中超联赛中夺冠,赢家都是同一个,那就是辽宁省。中超16强的400多名球员中,有三分之一都出自辽宁。

当足球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号角吹响,“足球大省”辽宁也盼来了“最好的时代”。这片为中国绿茵场输送过最多球员的“沃土”,如今在“国家战略”的阳光照耀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深耕细作”。

“足球要从娃娃抓起”,中小学校园,理所当然地成为辽宁“足球梦”新的起点。组建中小学班级足球队,组织3000支球队、近10万人参加的足球联赛。绿茵场上,哨声、掌声、呐喊声,但夹杂其中的,也有唏嘘、担心和质疑。

7月3日下午,烈日当空,距离期末考试仅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沈阳市大东区大东路第二小学的操场上,20多个男生正在足球教练赵海龙的带领下,练习带球前进。

这是一堂走班制的体育课。20多个男生分别来自五年级和六年级的两个班,男生练足球,女生则在室内练形体操。校长张丽娟说,在高年级的每周三节体育课中,就会有一节这样的走班制体育课,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科目,男生大多选择足球,女生基本上都选形体操,以后还会有射箭,目前正在建设场地。

大东路第二小学,是沈阳市40所申报全国足球特色的学校之一。除了三分之一的体育课学足球之外,2015年4月,学校还组建了校足球队,29名球员,都由赵海龙教练从二、三年级中一一挑选出来,挑选的依据是兴趣、体能以及技能测试成绩。

赵海龙来自沈阳中宇足球俱乐部,是一名退役的职业足球队员。他告诉张校长说,二三年级的学生,身体可塑性更强,学习压力相对较低。尽管校园足球不以竞技为目的,但经过两三年的系统练习后,这些孩子完全可以参加校际之间的5人制比赛。

每天下午放学后的两个小时,是校足球队的训练时间。即便在7月底开始的暑假里,这样的训练也不会中断。

同样拥有校足球队的,还有沈阳市东站小学。尽管还没有列入首批40所申报全国足球特色学校名单,但东站小学的女子足球队,在大东区乃至整个沈阳市都小有名气。校长高丕卿的办公室玻璃橱窗中,还摆放着数个足球比赛奖杯,其中一个刻着“2013年沈阳市校园足球锦标赛冠军”的字样。

东站小学的足球课,目前有三部分。一是学校男女球队,每周一、四、五放学后集训1个小时;其次是60名男女生组成的足球社团,每周二下午训练100分钟;还有正常的体育课,约三分之一的内容为足球。

“足球场上不伸腿,球就不会是你的,足球可以培养孩子们的竞争与合作意识。”校长高丕卿认为,足球回归学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老人家的话,喊了这么多年,现在才算真正起步了。”

为了迎接足球改革带来的“曙光”,沈阳市各区学校都行动了起来。铁西区没有校队的学校,已在陆续组建校队;皇姑区46所中小学都成立了校园足球社团或训练队,区首届校园足球联赛也在4月开哨;和平区还将筹建一所国际足球学校,拟聘请前阿根廷国家队队员阿萨德担任校长。今年11月中旬前,沈阳市所有具备条件的校园,要全部铺设塑胶操场。

与大东路第二小学和东站小学不同,沈阳市乃至辽宁省更多数量的小学,足球基础并不突出,有的学校甚至连一个像样的足球场也没有。姑且不论班级球队,仅在体育课中纳入足球内容,这些学校都还有很远的路需要走。

沈阳市大东区白塔小学,是一所以篮球为特色的学校。校长杜宏杰告诉新闻晨报记者说,现在还没有接到必须组建班级足球队的通知,学校会在继续篮球特色的基础上,逐步解决足球场地问题,并逐步在体育课中纳入足球的内容。

沈河区文艺路第二小学,羽毛球、跆拳道和足球,都是特色。这三个项目,学校都建有训练基地。学校负责体卫艺教学的钱主任说,在参加过的校际比赛中,学校这三个体育项目的成绩都差不多,但羽毛球和跆拳道并没有列入体育课必修内容,足球则从2014年起成为了体育必修课,每周四节体育课中,会有1-2节课用来上足球课。

在辽宁省这次足球改革中,备受关注的其实不是校队,而是班级球队。“全省小学三年级以上,建立班级足球队,三、四年级开展5人制比赛,五、六年级开展8人制校内足球比赛。”6月30日,辽宁省体育局和教育厅联合发布的《2015年辽宁省小学校园足球联赛竞赛办法》做出如上规定。

这条消息,迅速被冠上“辽宁规定小学三年级以上要建班级足球队”的标题,在网上广泛传播,一时引得舆论哗然。有批评认为,国家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并没有规定小学三年级以上要建球队,辽宁省“一刀切”地要求建班级队、打比赛,不考虑学生兴趣,背离足球发展规律,是一种“政绩工程”。这样的足球,将难逃“应试足球”的宿命。

面对质疑,辽宁省教育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新闻晨报记者表示,国家总体方案只是设定了一个框架,需要各省市具体实施。辽宁省的做法,是“国家总体方案和辽宁省得天独厚的足球土壤相结合的产物”。

关于班级里建球队规定,辽宁省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辽宁省教育厅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处副处长孙宇新,在接受新闻晨报记者采访时明确地表示,所谓班级足球队,在不同学校,其级别和性质是不一样的。“足球特色学校,可能会要求有统一的队服,有教练、有队长,比较正规;但一般的非足球特色学校,不可能有强制性的组队要求,可以是足球兴趣小组。足球将成为体育必修课,校内赛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们参与集体活动,强身健体。”

7月4日,沈阳市皇姑区重点中学第43中的操场上,100多名来自全市各小学的学生,正在角逐5个升入该校的名额。这是43中首次面向全市招收足球特长生。此举被当地媒体评价为“足球改革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在校门口等待孩子的家长陈先生说,他的儿子是沈河区一所小学校队的主力,但是语文和英语成绩很不理想,凭文化课成绩想挤进43中,基本没有可能。

43中的“小升初”足球特招考试,包括身体素质测试、技术专项、守门员测试、分组比赛四大项。学校足球队主教练骆全说,43中一直在招收健美操、乒乓球、排球体育特长生,足球的特招,则是2015年才开始的。

扩招足球特长生,这也是辽宁省各级教育部门对足球普及的支持。除了43中面向全市招生之外,还有不少初中面向区内小学特招足球生。

东站小学六(1)班的女生韩鑫淼,是学校女子足球队的前锋,刚刚被大东区重点初中博才中学特招录取。她告诉记者,自己从三年级开始练球,刚开始感觉有些累,后来就好多了。“至于成绩嘛,嘿嘿,还算过得去吧。”

高丕卿校长说,今年像韩鑫淼这样因为足球特长被博才中学特招录取的,东站小学还有另外两名女生。

“家长有这样那样的担心,最大的担心,是会不会影响升学?”高丕卿告诉新闻晨报记者说,在孩子学习足球方面,学校和教育部门规划了“两条腿走路”,一是职业化,一是升学。“小学生学足球,和以前的足球运动员小时候在体校学习不一样,不是让他们走职业化的道路,能不能职业化,最早也要上了初中后才能看得出来。”

“走足球职业化的孩子,少之又少,升学才是主流。足球特长生的升学通道,现在已经打开。”高丕卿透露,大东区已经选出两所优质初中和一所优质高中,招收区内的足球特长生。随着改革力度的加大,足球特招的学校、学生还会越来越多。“大学也一样,清华今年恢复招收足球特长生,北理工也在特招女足特长生。升学通道解决了,孩子和家长都没有后顾之忧。”

足球在各地校园内的普及,师资无疑是一大瓶颈。7月3日,教育部发出通知,从2015年起到2020年,我国将分期、分批集中培训5400名足球骨干教师、2000名中小学足球特色学校校长,以此来推动全国青少年足球教育事业发展。

作为足球大省的辽宁,师资的问题同样存在。2015年3月开始,辽宁省各地的中小学,陆续将体育老师送到省内各体育高校,接受足球培训。

和其他省份相比,在足球师资方面,辽宁还独有一个亟待开发的“富矿”,即大批退役球员。在大东路第二小学执教的赵海龙,就是其中之一。赵海龙目前所在的沈阳中宇足球俱乐部,成立于2014年10月。10名发起人中,可谓大牌云集。杨玉敏,中国足球名宿,缔造辽足“十连冠”的功勋主教练之一;培养出李铁、张玉宁、曲楠男等球员的老教练黄勇;以及原沈阳金德足球队员李铮等等。

曲楠男也是该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他早在2007年从金德足球队退役后,就开始进校园教球。

在接受新闻晨报记者采访时,曲楠男感慨地说,八年前,中国足球处于低谷,很多学校和家长都不支持孩子踢球。沈阳市实验学校,是当时少有的还在坚持校园足球的学校,因此双方才一拍即合。“我在很多学校里看到,孩子们吃得都很好,但课余时间都被各种补课占用了,运动太少,身体机能都很差。”

2007年,曲楠男成立“春润华腾足球俱乐部”,开始到学校义务教球。从那时起,一直坚持到现在。在免费培训的模式下,俱乐部一直入不敷出。直到去年中宇足球俱乐部成立之后,校园教练每年约40万元的报酬,才转由中宇集团承担。

此番普及校园足球,也让曲楠男看到了希望。2015年4月,中宇足球俱乐部和沈阳市大东区教育局签署为期5年的合作协议,由杨玉敏担任该区校园足球的总顾问,曲男楠为总教练,俱乐部的教练团队进入该区4所足球特色的中小学义务教球,学校提供场地、器材,以及一名助教。

足球上升为“国家战略”并进入校园,曾让姚明“非常嫉妒”。沈阳一些非足球特色学校的校长,则和姚明有着类似的心态。沈阳市一所以排球见长的中学校长不无担心地说,足球的地位上升快,政策扶持力度大,有足球特色的学校,在以后的各种评比中,可能会有更多的优势。

家长则担心孩子的体育课会变成足球课。一位“小升初”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她的儿子刚被一所有足球特色的初中录取,但儿子更喜欢篮球,她和儿子都担心,进入初中后,足球成必修课,篮球课就少了。

对于上述校长和家长的担心,辽宁省教育厅的官员表示没有必要。辽宁省学生体育发展中心主任郝成江在接受新闻晨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说:“并不是搞了足球,其他体育运动就不搞了,那怎么行?”

沈阳市皇姑区教育局负责人也表示,开展校园足球,不等于弱化其他的体育项目。除了足球联赛,皇姑区今年还计划举办篮球、排球、乒乓球、健美操、啦啦操、棋类等竞赛。

今年3月,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孙永言曾指出,以足球改革为切入点,辽宁省今年还将规划制定足篮排三大球协同改革和发展的方案。

即便是足球特色学校,足球也不会成为体育课的全部。大东区第二小学校长张丽娟告诉记者,每个年级每星期都会举行一次小型竞赛,项目包括拔河、跳绳、球类等等。

郝成江还透露,在2017年前,教育部将打造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其中辽宁省将有1000所,包括600所小学,300所初中校,和100所高中校。“这1000所足球特色学校,只占全省中小学数量的6%左右,其他还会有很多篮球、排球、游泳等特色学校。”

他还认为,很多人误认为足球会在校园里“一家独大”,出现这种误解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近期媒体对足球改革的报道太多,而对其他体育项目关注少。“校园足球只是学校体育工作的一部分,无论是必修课还是联赛,都和其他项目一样,最根本的目的,不是选拔足球苗子,而是形成一种氛围,吸引学生参与体育锻炼,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